当前位置: 主页 > 报码室 一 >

人类命运共同体融通中国梦与世界梦

时间:2019-10-09 02:52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作为文明古国、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,中国在过去70年里,建立了世界上最独立、完整的工业体系,当今工业产值占全球四分之一左右,开创了人类工业革命的奇迹。根本原因是中国领导中国走上社会主义道路,在独立自主基础上改革开放。不仅如此,尝过鸦片战争以来被工业文明打败苦楚的中国人,再也不希望错过数字革命,从而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出现非西方国家、非美国盟友引领人类工业4.0的情形,故此美国对华战略打压,但中国人不忘初心,提出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和人类命运共同体,并写入党章,也被联合国写入有关决议,为解决人类问题提供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,并正在重构“世界逻辑”。

  新中国70年,浓缩了人类农业革命、工业革命、信息革命、社会革命、政治革命、文化革命的各个阶段,是全球化的浓缩版;进入新时代,为解决人类文明提供中国方案——“一带一路”、中国智慧——人类命运共同体,开启全球化的未来版。

  新中国70年,秉承“苟日新,日日新”理念,实现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、创新性发展,确立了文化自信、道路自信、制度自信;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,形成全球化时代的理论自信;新时代,习主席提出的“一带一路”及其背后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,真正实现“源于中国而属于世界”“源于历史而属于未来”的逻辑,体现“亚洲的中国”“世界的中国”和“未来的中国”。“一带一路”融通中国梦与世界梦,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全球化、全球治理铸魂,助力中国从“传统中国”到“现代中国”“全球中国”转变,给世界分享“四个自信”,实现命运自主、命运与共、命运共同体。

  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提出,是自信到自觉的体现,提供命运自主——命运与共——命运共同体三部曲,打造开放、包容、普惠、平衡、共赢的新型全球化和共商、共建、共享的新型全球治理。

  当美英倡导的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理念“世界是平的”、华盛顿共识破产之时,中国提出“世界是通的”——以基础设施、互联互通为核心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;当反全球化的美英领导人提出“本国优先”,推行脱钩、脱欧主张时,中国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,鼓励各国走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,在命运自主基础上实现命运与共,最终形成命运共同体。

  一是回答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,不是复古——回到汉唐,不是超美——成为世界老大,而是推动各国共同振兴、文明共同复兴,都能成为自己,并立己达人。人类命运共同体诠释了中国与世界的关系:融通中国梦与世界梦。

  二是回答“人类怎么了、世界向何处去、我们怎么办”的时代之问,为全球化、全球治理铸魂,以命运自主超越中心-边缘依附体系,以命运与共超越相互依存,以命运共同体超越“经济靠中国、安全靠美国”的悖论,以及经济全球化与政治地方化的分裂。

  三是回答“我们的未来是否更美好”的质疑。告别近代,走出西方,超越人类中心主义,从后天看明天,寻求人类价值观的最大公约数,推动人类文明的可持续发展,因应人工智能、万物互联时代来临,实现从文明交流、对话式文明到共塑式文明的飞跃,引领人类文明创新。

  从人类历史上看,大国崛起一定会提出引领世界未来的合作倡议和价值理念。“一带一路”及其背后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就承载着这一使命。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提出,标志着中国彻底告别了近代以来中体西用、赶超西方的思维逻辑。此后,国际社会不只是抽象谈论中国崛起,而是谈论“一带一路”。这就一下子把国际话语体系从近代几百年拉长到两千多年,从而解构了西方中心论。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超越普世价值,倡导人类共同价值,旨在建设持久和平、普遍安全、共同繁荣、开放包容、清洁美丽的世界。真乃大道之行也,天下为公。人类命运共同体成为中国倡导的新型国际关系、新型全球治理的核心理念,成为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世界观,集中展示了中国为人类进步事业而奋斗的天下担当。

  著名汉学家、德国波恩大学东亚系教授沃尔夫冈·顾彬认为,中国是欧洲文明的“福分”,中华文化一直为西方文化提供滋养,但长期以来,西方人并不了解中华文化与世界文明的对话历史,更不了解中华文化对世界文明的影响。开放对话为当今世界不同文化间互融互鉴、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打开了大门。

  如何开放对话?一位西方学者曾经这样说过,人类的奇遇中最引人入胜的时候,可能就是希腊文明、印度文明和中国文明相遇的时候。希腊哲学强调人-自然关系,印度哲学强调人-神关系,而中国哲学强调人-人关系。

  今天,这种引人入胜的时候由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所开启,将三大世界级文明——中华文明、伊斯兰文明及基督教文明再次融通起来,以文明之合超越文明之分,在21世纪再现古丝绸之路将中国的“四大发明”通过阿拉伯传到欧洲,对接农耕文明、游牧文明和海洋文明的气象。相应地,文明对话也要实现人、自然、神的统一,包容科学的逻辑、艺术的逻辑、意识形态的逻辑。

  费孝通先生曰:各美其美,美人之美,美美与共,天下大同。可是,如果自己都觉得不美,那该怎么办?德国总理默克尔近年感慨:从某种程度上来讲,我们可以完全依赖他人的时代结束了。我们欧洲人真的必须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。

  连德国都如此,遑论一般发展中国家!当我们确定对话式文明时是否考虑到他们有没有对话能力呢?如何将没有对话能力的文明也平等地包容进来,形成人类新文明?这正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使命,通过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现命运自主——成为自己,立己达人,并通过构建互联互通伙伴网络形成命运与共关系,构建命运共同体,倡导共塑式人类新文明。

  近代以来,中国着眼于解决的是中国问题:民族独立、国家富强;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开始解决发生在中国的世界问题:市场经济、人民幸福;进入新时代,中国越来越多地致力于解决人类问题:持久和平、普遍安全、共同繁荣、开放包容、清洁美丽,他们共同构成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五大支柱。

  在世界局势处于大转型、大变革的关口,习主席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,彰显人类社会共同理想和美好追求,在新时代将传统中国天下大同、协和万邦的思想予以升华,将中国外交的和平、发展、合作、共赢的宗旨予以铸魂,将中国为世界进步事业做出新的更大贡献的世界初心予以宣示,将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予以弘扬,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而积极的响应。

  总之,人类命运共同体不是发明的,而是发现的,发现已有的共同价值观,不是静态的,而是动态的,共同塑造人类的共同价值观或者未来的共同价值观,它不只是一种对话式文明,还是未来人类文明的塑造。过去的一切,皆为序章。过去的国际体系,只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一个特例,它不是否定过去的,所以这个正在进行时,是一个动态的包容性的建构。

  习主席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,就是面对全球化逆转、民粹主义盛行、新技术革命日新月异等形势,回答“世界向何处去”的根本问题。他同时指出,“我提出‘一带一路’,就是为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”。

  一是历史逻辑:不忘人类初心。人类命运共同体并非无源之水、无本之木,相反是从历史中来,包括古代、近代、当代历史,又是对历史的时代提炼和升华。古代世界体系是多中心的、多元的,各个国际体系,各个文明之间,联系是时断时续的,不稳定的(正如丝绸之路历史所展示的),所以要汲取中国传统和合文化和其他各种传统文化的通约性,并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,凝聚出来人类命运共同体,就是人类要不忘初心。近代以来国际体系实际上是一个中心——西方中心,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以民族主权国家为基本单元,我们是要坚持主权原则,但是要超越国家层面,包括超越欧洲主权让渡的层面,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。近代以来形成的是所谓的人类是工业革命、地理大发现塑造的人类中心主义——人类世,我们现在要超越这个,要保护环境,把人类放在自然的一部分来看待。所以,人类命运共同体从古代、近代和当代历史中来,但也是对历史的一种继承和超越。

  二是时代逻辑:回答时代之问。当今世界,经济全球化,政治地方化,文化多元而极端化,、民粹主义、反犹主义等盛行。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各种文化的价值通约,既发现、发掘还塑造人类共同价值观,也是解决人类问题的智慧和方案。典型的时代之问,就是超越过去的。2013年电视剧收视率排行是怎么!经济全球化所谓的相互依存,更多是依存美国霸权,现在被特朗普当武器来用。我们要从相互依存到命运与共,这不是一种从属关系,没有一个中心,而是多中心网格状。这要落实于国内治理,尤其是政党治理,超越利益集团、选举政治,强调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,推动政党的转型,可以说也是人类政治文明的重塑。

  三是思维逻辑:从后天看明天。未来已至而可知,只是分布不均,感知有异。人类已经迈入工业革命4.0门槛,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万物互联、泛在化,从原来的人化自然到现在人化人……人工智能是继狩猎社会、农耕社会、工业社会、信息社会之后出现的新一代社会形态,其命名充分体现了科技创新引导社会变革的含义。习主席多次指出公海、太空、网络、极地这些人类新的领域不可能再重复过去的弱肉强食、零和博弈的法则。我们热议人工智能,但世界上还有将近一半的人没有用上互联网,十几亿人没有用上电!我们讨论人工智能的时候,他们则担心会进一步被边缘化,所以要强调人类命运共同体。不能强者更强、弱者更弱。

  相应的,不难明白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三大意义。一是超越传统消极命运观,积极进取。二是超越消极人类命运观,塑造共同体。三是超越传统意识形态的阶级斗争学说,合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。

 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世俗文明的终极关怀与文化自觉。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政治意义,就是中国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,提倡各国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,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。也不难明白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政策涵义:

  首先,告别近代,走出西方。近代以来老是讲中学为体、西学为用,或者西学为体、中学为用,今天人类命运共同体要强调人类为体、世界为用。人类命运共同体要通三统:各国传统文化、西方道统及马克思主义正统。这个就是一个集大成:东西南北、古今中外。

  其次,强调国际责任。西方经济学中有一个重要名词——“帕累托改进”,中国有学者创造出了一个新概念——“孔子改进”。“孔子改进”的层次更高,因为孔子讲“己欲立而立人、己欲达而达人”,即自己要成功,也要让别人成功,自己要富裕,也要别人跟着一块富裕。孔子的想法,恰恰代表了中国提出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伟大目标的历史传承,代表了中国的一种愿望。

  再次,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政治涵义还包括为全球化、全球治理铸魂。要强调包容性的全球化,超越那种经济全球化、政治地方化的对立。西方全球治理不问为谁治理的问题,现在强调以人为本,为人类治理。这就要实现从原来的国际秩序到现在人类秩序的超越。

  “一带一路”与人类命运共同体,为超越科学乃分科之学的西学局限,打造究天人之际、通古今之变、怀东西南北的大学问提出了时代命题。要超越科学思维,超越古今中外、东西南北分野,树立人类整体观、命运观、共同体观,推动人文社科、自然科学的大融合,各国传统文化的大融通,未来科学的大引领。

  “一带一路”、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国际意义,可以说承载着21世纪的“张载命题”:为天地立心,就是激活“和平合作、开放包容、互学互鉴、互利共赢”的丝路精神,开创以相互尊重、公平正义、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,探寻21世纪人类共同价值体系,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。为生民立命,就是鼓励各国走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,实现中国梦与各国梦融通,共同成就世界梦。为往圣继绝学,就是实现人类永续发展,各种文明、发展模式相得益彰、美美与共,开创中华文明与各种文明共同复兴的美好前景。为万世开太平,就是推动人类的公平正义事业,缔造“持久和平、普遍安全、共同繁荣、开放包容、清洁美丽”的世界,实现全球化时代的“天下大同”。

  “一带一路”的核心思想正是互联互通,推动构建全球互联互通伙伴网络,将世界功能性连在一起,因为人类命运早已紧密相连,主动谋划命运共同体而非被动地休戚与共,这就是“一带一路”的初衷,目的在于建设一个持久和平、普遍安全、共同繁荣、开放包容、清洁美丽的世界。

  人类命运共同体被多次写进联合国有关决议,成为新时代的中国学、全球学。传统西学有三大学问:一是关于西方的古典学——一切学问都是对柏拉图的阐释;二是关于东方的东方学:埃及学、埃塞学、波斯学、汉学;三是关于人类文明的人类学——未开化世界。一句话,西学是关于“我者-他者”的学问,后两者都是“他者”,尤其人类学具有文明歧视性。人类命运共同体学,超越人类中心论,是超越天下主义、古今中外、东西南北的大学问,正在开启文明对线时代,引领人类文明从交流、对话向共塑文明飞跃。

  70年来,几代中国人准确把握世界大势,不断调整内外政策,推动我国实现从封闭半封闭向全方位开放的伟大转折,谱写了中国和世界共同发展进步的历史篇章。

  在一体化发展和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,中国如何适应深刻变革的产业发展新特征,并以此为契机进行产业转型升级战略调整,是现阶段面临的重要问题和紧迫任务。

  当前,尽管中国经济发展面临新的风险挑战,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但主要宏观经济指标保持在合理区间,经济运行继续呈现总体平稳、稳中有进发展态势,推动高质量发展的积极因素增多。

  互联网的独特魅力、强大吸引力和广泛渗透力与年轻党员的旺盛创造力等“诸力共鸣”,使得中青年党员成为“互联网党建”的中坚力量。依靠这支队伍推进新时代的互联网党建,已经成为普遍现象。

  当前,香港极端势力的行为早已越过底线,不仅严重挑衅“一国”底线,也会进一步撕裂香港社会,伤害大陆与香港之间的感情,给香港法治带来巨大危害。

 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贡献给世界的“大国智慧”“大国方案”,更需要“大国话语”来为其保驾护航。必须进一步推动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对外话语体系的构建与译介传播。

  全党必须高度重视这些来自国内外、党内外的重大风险,不断强化忧患意识和风险意识,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中继续磨砺初心,切实提高进行伟大斗争的能力和本领。

  中国革命精神是我们的一个精神源头。如果没有源头,也就没有后来的水流。同时,还必须认识到,加强中国革命精神的研究,具有重要的当代价值。

  受国内外复杂多变的宏观环境影响,民间投资活动还较为谨慎,存在较大释放空间,这就需要打好组合拳,多措并举激活民间投资活力,扩大民间投资的关联效应和乘数效应,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更多动力。

  一篇篇文章在系统数据库中汇聚起来,一位位专家不断“通关”,成为积极公正的评判者。提升网络理论表达活跃度,激活网上舆论引导正能量,iWaes的初衷,随之逐渐实现。

  2019年上半年刚刚收官,中国经济交出的成绩单备受关注。尽管外部环境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有所增加,经济面临下行压力,但中国经济继续运行在合理区间,延续总体平稳的基本面,呈现稳中向好、长期向好的大趋势。

  网络是意识形态斗争的主战场、主阵地、最前沿。要牢牢把握正确舆论导向,唱响主旋律,壮大正能量,做大做强主流思想舆论,把全党全国人民士气鼓舞起来、精神振奋起来,朝着党中央确定的宏伟目标团结一心向前进。有关勤俭节约的论文范

  一方面,长臂管辖本身就是一个混合的法律概念,在当前语境下又进一步衍生到政治行为领域,更加掺杂不纯。另一方面,长臂管辖是在全球化时代应运而生,其出现是针对其中的治理赤字有的放矢。

  表面看来,美国传媒推动民主自由,但事实上,美国传媒并未超越政治而存在,而是以一种“去政治”的表象, 对内维系权力精英统治下的个人主义民主,对外协助军事-商业复合体实施霸权能力。

  《反海外腐败法》本是美国单方面的国际反腐行动,但鉴于美国在世界体系中的重要地位,其影响逐渐扩大,在一定程度上推动全球反腐实现了从无到有,并逐渐演变成一个全球腐败治理机制。

  历经70年艰苦卓绝的探索和努力,现在我们实现了新中国从“站起来”、“富起来”到“强起来”的沧桑巨变。这一伟大跃迁的基础是中国的经济发展。

  在世界多极化、经济全球化、文化多样化、社会信息化的今天,推动文明交往互鉴走向深入,必将使亚洲人民生活更加幸福美好,必将使人类文明之花绽放得更加缤纷绚丽。

  在高质量共建“一带一路”过程中,应尽量推动“一带一路”回归经济外交的本质;应通过引导更多社会力量参与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方式,突出和彰显“一带一路”的经济合作倡议属性。

  历史深刻表明,爱国主义自古以来就流淌在中华民族血脉之中,去不掉,打不破,灭不了。我们纪念五四运动、发扬五四精神,必须缅怀五四先驱崇高的爱国情怀和革命精神。

  在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框架下,各参与方共同努力,齐心做大世界经济的大蛋糕,从而使得所有直接或间接参与建设“一带一路”的国家和人民从中受益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